男子遭“魔鬼鱼”刺伤中毒

贾先生中的鱼毒给医生出了个难题

  真悬!魟鱼摆尾差点“毒害”主人命

  多亏事主自救得当,俩的哥送医及时,医生急中生智,才化险为夷,但手指仍待观察

  它是一条鱼,叫珍珠魟,来自遥远的南美洲亚马逊河。它只有两岁,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。但这次,它以为主人要杀自己,本能地“翘尾一击”。结果,主人贾先生的右手中指立马被刺穿,流血不止。最要命的是,珍珠魟是条毒鱼,又称“魔鬼鱼”,毒素尚无专门药物可解……昨日(21日)下午,沈阳军区总医院整形外科的梁久龙医生说,贾先生来时,腕部和受伤手指近端都做了节扎,暂缓了毒素入侵体内,否则后果不敢想象。

  戴3层手套还是被毒鱼扎了

  贾先生是魟鱼发烧友,家里、公司里,布置了大大小小的鱼缸不下十多个。提起伤他的珍珠魟,贾先生说,这条鱼他养了两年时间,刚买来时只有拳头大小,两年间,它长成了脸盆大小。“这种鱼在水里游就像飞一样,非常好看,观赏性极强,”贾先生说,“我每天到单位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看它,和它说话,它就是我的挚爱。”

  20日上午,星期天,贾先生照例来到公司,为的就是给他的“挚爱”换换水。他先用网兜来网鱼,但鱼的尾巴却挂到了网上。没办法,他改用手,想把鱼从网上摘下来,结果就出事儿了。“自打养它,我就是用网兜来回挪动,我知道它有毒,每次都不敢松懈,这回也一样。准备用手挪它之前,我套了3层手套,里面是家居用的棉手套,外面又加戴了两层老保橡胶手套。可就在我挪动它的一瞬间,就觉得手指头钻心地疼了一下,疼劲马上传遍全身。”

  广州鱼友电话支招“去医院”

  “完了!”贾先生一边想一边低头看,那鱼尾巴直直地上翘着,尾巴上的根根尖刺横在半空中,整根鱼尾巴弯成了半圆形,而被刺到的右手,鲜血顺着手套往下滴……

  “它应当是感觉受到了威胁,以为我要杀它,才发起攻击,是想保护自己。”贾先生说,当时自己来不及多想,放下鱼就跑到水龙头那儿,使劲往外挤血,然后找来橡皮筋,先节扎了腕部和受伤手指头的近端。随后,他拨通了一位远在广州的魟鱼发烧友的电话。电话里,人家只对他讲了一句话:“啥也别管,赶紧去医院,晚了会要命!”

  两名好心的哥上演“生死时速”

  “求你开快点,我中毒了。”上了一辆出租车,贾先生央求司机。“哥们儿,放心!”人家二话没说,打上双闪开往盛京医院。原本15分钟的路途,司机只用了10分钟。临下车,贾先生将手机号留给了出租车司机:“谢谢您,如果您闯红灯被记录下来,给我打电话,我给您作证。”

  然而,盛京医院的专家会诊后表示,他们只能抢救蛇毒、蝎子毒等,像这种鱼中毒的事情从没碰见过。怕耽误病情,他们建议贾先生转往沈阳军区总医院或医大一院。于是,贾先生又打车赶往附近的沈阳军区总医院。出租车司机听说贾先生的情况后,毫不犹豫,也没讲条件,打着双闪便往医院赶。

  面对难题医生边查资料边用药

  来到沈阳军区总医院时,贾先生的右手因为缺血,受伤的手指头紫得厉害,伤口处已经发黑。梁久龙医生听说是被鱼刺伤的,根本没相信自己的耳朵,反复问了几遍,全科上下的专家、医生也都没听说过。无奈,他只得一边查资料,一边求助外地的专家,同时,还有一组人为贾先生进行清创排毒处理。很幸运,他们从网络上查到,珍珠魟的毒素偏酸性,于是,他们为贾先生进行了负压吸膜吸毒,同时采用碱性药物处理,希望借此中和酸性毒素。

  梁久龙医生告诉记者,贾先生很幸运,自己受伤后进行了简单节扎,否则毒素会周身运行,如果那样,毒素将侵及周身脏器,后果是个未知数。贾先生的手指是否能保住,还要看碱性药物治疗的效果,如果不行就需要做截肢处理。(记者 李靖 摄影 王江)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男子遭“魔鬼鱼”刺伤中毒